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逃 奔 天 堂  

2007-07-27 11:38:54|  分类: 冰心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女人在我怀里轻声问我:天堂里有什么?我深情地说:西湖醋鱼。说完,伴随着一声“讨厌”她用一阳指点了我的神阙穴。

    飞燕要走了,要到有西湖醋鱼的天堂,我想当然地以为这是一次逃。一定是的。可飞燕自己说是因为喜欢那个城市,她说五月长假时就不想返京了。可如她这般的年龄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然后以这样的理由诠释是不完整的。小时候我们都有个想法,就是逃,逃离父母、逃离学校、逃离家乡。越远越好,远得让母亲寄钱来时要花好几天。后来长大了“逃”就化作了依恋,依恋母校、依恋城市、依恋一个人或一群人。这样变化不知是走向成熟还是蜕变稚幼。目光愈来愈冷漠,心却变得愈来愈脆弱,脆弱得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变得易受伤,且易采取“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的最下策,于是大家都很受伤——这不是说飞燕。

    我与茂茂到Jelly家时,女钢琴家已经先期到达了。也算久别重逢吧,寒暄是难免的。钢琴家容颜依旧,一付天然的弹奏者的姿态,只是脸比以前要白。Jelly变化就更小,看上去有些疲态,如同刚从楼下找猫回来。这两个女子表象几乎是对立的。Jelly文静雅致,是那种依窗揽晓月型的。钢琴师家则动感而坚毅。可能是职业的缘故,她说话时都忘不了练指法。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钢琴家告诉我她离婚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即庄严又肃穆,我被她的庄严所感染,居然忘记说“恭喜”。弹钢琴的女子命运多不平坦,前年看耶利内克的《钢琴教师》感受就更加强烈了,离婚也许是最好的选择。茂茂从进屋就不停地找猫,这样的女孩当老了以后,家中会有一群猫的。实在想不出猫狗绕膝是怎样的情形。

    后来杨宁与飞燕也到了。大包小包的,如同贪心的媳妇回娘家。杨宁的笑声还是那么嘹亮,发自肺腑且有穿透力,把同在电梯中的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惊得一缩脖。飞燕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许久许久,我曾一时冲动想劝她把脸放一放,不然腮帮子会酸的,可到底还是忍住了。大家真的很开心。没办法,就是开心。仿佛从小就认识一样。再后来大鹏到了,丽丽也到了。两人的恋情虽在没有狗仔队的情况下过早泄漏,但还是少不得被后知后觉的钢琴家、杨宁数落。

    如此,都到了,公元2007年7月26日,18时,金汉斯,斯图加特,Jelly,大鹏,丽丽,茂茂,杨宁,钢琴家彭老师,女主角飞燕。这是个重要的日子,历史上可与之相提并论的有:1914年7月26日爱尔兰争端,都柏林发生起义;1953年7月26日古巴爆发“七-二六运动”;1963年7月26日南斯拉夫发生地震1000人死亡;1998年7月26日CIH病毒开始袭击美国……这是个多事日子。

    围坐的样子颇像“最后的晚餐”。钢琴家一语中地:也许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祝福一个接着一个,飞燕忙于接招,好像那些祝福是一个个抛过来的枕头,劈头盖脸的。开心的时候饭量也会大起来,所以许多人在后期一直穿梭于斯图加特与“柏林”之间,频繁得让人眼花。除了祝福和走肾,我们还不忘忙里偷闲钻研科学。Jelly的课题是《为什么南美风味的餐厅中多为德国地名的房间》;大鹏与丽丽的课题是《谁是鲜花,谁为那个》;钢琴家的课题是《我是北漂吗》;杨宁的课题是《恋爱之后知后觉》;茂茂的嘴一直较忙,所以基本没有参与讨论。飞燕与我都是不爱科学的,所以只能当“三陪”。

    很想对飞燕说,如果不开心的话,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可是说不出来。十年前一个河南女孩唱《快乐老家》居然一举成名,歌词里有这么一段:“也许再穿过一条烦恼的河流,明天就能够到达 ”,仿佛烦恼是横亘在快乐前面的河流一样。十年前我相信,可现在我已经不相信了。生命本身就是一条忧伤之河,你永远也无法穿越,穿越意味着你脱离生命的本体,你只有两个选择:逆流而上或随波逐流。人只能在忧伤之河中学会忍受、学会生存,学会保护,继而学会徜徉,学会享受。忧伤之河日夜流淌,大家在起伏中长大。既然如此,生活中没有了忧伤倒是一件很乏味的事情。相信我的这种认知,会得到了主流宗教教义的支持。

    钢琴家要给飞燕点歌,点学友的《祝福》,大家齐反对。杨宁说华健的《朋友》。于是当歌唱到“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时钢琴家潸然泪下。此刻大家可能真的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吧。而我,此时最想听的是安德烈·波切利的《Time To Say Goodbye》。

    祝福点缀着逃奔天堂之路。飞燕说明天就上路。义无反顾。

    同大家分手后与茂茂上了944。我说今天的雾真大。许久,茂茂稳健而优雅地回应:这叫霾。

    2007、7、27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