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浪 漫 拒 绝 花 朵  

2007-08-11 11:17:04|  分类: 冰心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浪漫是拒绝花朵的。只有不懂浪漫的人才送花——我在许多场合声言过。我知道这不会引起哗然,也不会有赞许,更不会找到一丘之貉之异性,所以我理应坦然。当我告诉自己要坦然的时候,非常做作,好像做了亏心事。是的,我因此而不安。

        不能习惯用花朵装扮出来的浪漫,那种男人机械地把玫瑰塞过去的场景,常常让我胃部感到不适,更不要说九朵、九十九朵、九百九十九朵,我相信当灵感穷途末路时,花朵便开始堆积。我不否认当我把花递过去时她会兴奋,更相信,这种兴奋一定是短暂的平庸的泛泛的司空见惯的。好友病了,床头摆满了花,铺天盖地的,我送她一套《酸溜族》,她高兴地什么似的。花儿败了,为花儿的笑容也去了。而好久以后她说每次看《酸溜族》都会笑出声。

        在多年以前看过一本译文小说,名字都记不得了。那个小伙子攀上陡峭的悬崖,为心爱的姑娘采摘最奇异的花,整个过程险象环生;他把花用湿润的毛巾包好;他要坐凌晨第一班火车,他想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时,把鲜花送到巴塞罗那,送到心爱的姑娘手中……

        我当时读的时候,感动得一塌糊涂,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的榜样。伟人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于是,我学会了更长久地伫立在大雪中,看她宿舍中透出的光,还把花放在怀里;雪停了,花蔫了,窗灯灭了,路灯黄了,眉毛白了。

        其实好久以前我曾想过送她花的,只是没有如此庄严与执着。我在夏季的山坡上采摘了那么多的小花,黄的粉的白的。我们手拉手站在翠色的山巅,我说我把花抛向上空,只要有一朵落在我们头上,就说明我们有缘分。花儿缤纷似雪洋洋洒洒,可没有一朵愿意在我们身上驻足。我说,风大不算。她说,不。

        真不知道她现在的窗台上有没有花,异国他乡有没有灿烂的阳光。

        时间仿佛磨砺着一切,花朵也在研磨中破碎枯萎,芬芳一瞬弹指一挥,我老了,花朵感动不了我,我想当然地认为也感动不了别人,我用眼睛审视周遭,花朵的虚伪让我瞠目结舌。我们在堕落,我们的堕落连累了花,清醇如风的烂漫与缤纷,转眼成了媚俗的大红大绿。同事说喜欢向日葵什么送一个,我说换富贵竹行吗;她心仪百合,可我一直忍着没有送,我知道她不会怪我的。但那曾经在雪中炽热的心,却常常因愧疚而绞痛。

        去年的工体演唱会中途下起了雨,雨来得非常突然。我记得少有人带雨具,大家都站着,头发紧贴在脸上,雨水从发梢滴到怀里流过滚烫胸。当齐豫的《橄榄树》升起的时候,我拨通了那个心颤的越洋电话,我说,你听,便把话筒举过了头。“不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还有,还有,还有梦中的橄榄树……”我就这么举着,造型一定傻得不得了,像董存瑞。唱完听电话,里面是一片忙音,我再拨,发现对方已经挂机。周一上班打开电子信箱,发觉里面有封信,打开是几行简短的话语:真该死,昨天你让我哭惨了。难为你还记得我们唱过的歌,你的吉他还弹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