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博客不是荆棘鸟文学的滑铁卢  

2008-11-10 09:16:30|  分类: 冰心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2008年11月1日,荆棘鸟文学论坛(www.jjnwx.com)创建7周年;期间国内众多文学网站,包括红极一时的榕树下,西陆、碧海银沙等相继退出了人们的视线,网络文学、文学青年等词语日渐陌生,激情已过,尘埃落定,文学渐行渐远,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而文学在这样的时代中显得假模假式的。许多人已经走了,如同一场不算奢华,但很繁华的夜宴的结束,杯盘狼藉,余音缭绕。此时,仍有几个零星的人影在凌乱中踯躅着,月朗星稀,冰轮初升……http://www.jjnwx.com/】

 

2000年3月18日,早10点左右,君子牧羊兄给我打电话,大意是,有个叫足音的青年在蝴蝶兰发了篇帖子,以莫须有的手法羞辱他,让我不要搭理他(别回帖)。现在想来,那篇帖子对牧羊兄的揶揄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几年来互联网已将大众的脸皮打造得如铜墙铁壁的一般,似那般冷嘲热讽如今看来近乎于隔靴搔痒。但在当时,8年前,无论是牧羊兄还是其他站友却是一个不小的震动。我自己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与牧羊兄见过两次面,对话不超过十句,感觉其为人颇谦和温善,是那种不但会洗女人的衣服,而且会熨女人衣服的男子。总认为这样的男人是不会有人拍砖的,可我错了。那篇帖子一时间迅速窜红,作者很快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鸣金收兵。那天,有人上传了朴树翻唱的《白桦林》,听了很多遍。边看那个帖子的回复边听。大概听到中午12点左右,台湾的大选就出结果了,阿扁战胜连战当选“总统”。那个香蕉状岛屿的蓝绿之间的拍砖暂告一段落,而我们的文学论坛才刚刚开始。在未来的几年中,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有人被拍走了,有人焦头烂额后留下来了,而有人则一直醉心于当观众,闲看你方唱罢我登场,落得个轻松得意心肺舒坦。粗略一算,本人是受到的招呼恐怕最多了,感谢上帝,一切还好。

    印象中荆棘鸟的首版在2001年初,第二版好像在同年6~7月间。第二版的荆棘鸟,把“小说”栏目取名为“阁楼小说”,感觉像收了境外某色情杂志的赞助。我们都喜欢得紧。9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多,一个叫月光的男版主与一个叫晓萱的女版主在单练,一唱一和,手舞足蹈。说美国的两栋楼被炸了,快看啊。两个人都兴奋得孩子般,好像倒坍的是他们俩刚刚合盖的积木。我登录前只有他们俩在线,玩得不亦乐乎,就差谈婚论嫁与计划生育了。我的到来,让话题由人口问题转移到战争与和平,很是无趣。9·11事件后,荆棘鸟暂时关闭了一段时间,直到2001年11月1日。  后来……再后来,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博客,荆棘鸟便更少有人来了。

    看来,我们的文学论坛自诞生至今,就与国运息息相关:当我们感慨荆棘鸟萧条的时候,世界经济开始步入衰退;而我们庆贺荆棘鸟生日的当口,中国顶级的茅盾文学奖颁布。如同我们想推辞某种写作差事时总能找到借口一样,除了说忙,还能找到更委婉、更国计民生、更能夹叙夹议般的理由。是的,总有更多的理由来维护自我,总有更多的理由诠释一种衰惫。这是一种天性。我想对大家说的是,荆棘鸟的冷清原因不在博客。真的。

    北大文学教授陈晓明先生,在2007年的一篇论文中提出《向死而生的当今文学》,他告诉当今中国人,文学已经死了,无论你承认与否。陈先生说,2007年6月18日,他上网查阅“文学死了”,相关条目竟然有912万条之多,让他触目惊心。文化批判人叶匡政最近撰文称“茅盾文学奖,体现的从来就是文学在中国的矛盾。与诺贝尔文学奖坚守文学精神的淑女姿态比起来,它更像是一个戴着镣铐的囚犯,而且犯的是那种说不出口的罪”。我想,这二人的观点,基本代表了我对荆棘鸟冷清已久的原因的诠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榕树下如何?西陆亦如何?

  在中国有很多误区,比如愚公移山。事实上,山不是被愚公移走的,真正的移山人是夸娥氏的两个儿子:“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而愚公仅仅做了个姿态,一个文学意义上的姿态。是个假劳模。再比如,文艺界呼唤的“百家争鸣”,仿佛中国曾经出现过一样,而事实上,中国历史上的“百家争鸣”,不是指文学艺术,而是除文学艺术以外的其他人文科学,比如哲学、神学、法学等等。文学是不可能“争鸣”的,有什么好争呢?《红楼梦》与《秦腔》有争吗?真正的文学家的社会形态是沉默与忍耐,而不是争着“鸣”。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都让人“面生”的道理。与世无争。如此,荆棘鸟目前的状态理应是一种常态。那么文学评论与批判是不是文学,回答是肯定的:当然不是!孔子不是文学家;“百家讲坛”上的那些主讲人也永远做不了文学家,道理很简单,他们在鸣,争着鸣。争鸣的人越多,文学死的就越快。

今年的八月,一位荆棘鸟的老友“有意无意”间找到了我的博客,并留言说,荆棘鸟冷清,没想到你的博客也冷清。我回复曰:想热闹还不简单?三天足矣。第二天我有针对性地写了一篇文章,12小时后,该文章点击率超过了2万,而且收获了500多无聊的回复。不知那个老友有没有再去看我的博客,她从此杳无音信再没有联系过。其实,想让荆棘鸟热闹一点也不难,但有意思吗?湖南人张一一为了让自己的博客热络,炮制了“丑陋”系列,《丑陋的湖南人》、《丑陋的广东人》、《丑陋的四川人》、《丑陋的北京人》、《丑陋的XX人》,总之,计划把中国人骂个遍,那博客不热都难。但这不是文学。他在博客的励志铭扬言要写一部伟大的小说,我看基本没戏,35岁不枯竭就不错,在荆棘鸟,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好几个来。

诺贝尔文学颁布的当天,几个中文门户网站就有讨论,有人甚至指责瑞典文学院有政治倾向,这是没有一点道理的。相由心生,人们之所以这样认为,正是因为中国的文学历来政治意味太浓的缘故,已经脱离了文学本体的范畴,怎么可能获文学奖呢?纯粹的文学在中国真的已经死了。以前我曾将荆棘鸟的清冷,解释为中国人的不坚持,半途而废,甚至推荐给多个站友看阿尔伯特·哈伯德的《致加西亚的信》(或译作《把信交给加西亚》),这都是错误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文学已死。其他的理由都是次要的。

    文学死了,那么她有灵魂吗?当然有。于是荆棘鸟就有了些许存在的意义。

    2008年10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