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从非诚勿扰到太阳照常升起  

2008-11-18 15:48:14|  分类: 冰心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1月1日是荆棘鸟文学论坛http://www.jjnwx.com/开坛七周年,特撰文纪念之】

     我在《博客不是荆棘鸟的滑铁卢》中,曾提到过一个闯入我博客的老友,一直没有了联系,用鼠标点击她的名字,会辗转看到她的博客。在新浪。我惊奇地发现,她的博客好友中有一多半是荆棘鸟的,而且这些好友的博客也大都在新浪。

    多年来比较让人惆怅的是,荆棘鸟的批判文章(俗语拍砖)一直没有显著进步,批判过程的逻辑性、论点把握、论据整理与论述过程均无像样起色。“流于贬义词的堆积”。原因我不清楚,中文写手大致如此。令人欣慰的是,罕有出现男人拍女人的,起码没有公开身份这样做的。荆棘鸟中我比较认真批判过的对象有红袖添香,青鸟,依冉,足音,赵亮,陶北,国光,莫无蔚,解冻,一家村主;荆棘鸟以外还批判过不少,有些名气的有余秋雨,于丹,李鹏程,李敖,李毅中(前国家安监局长),白岩松等。

    如果有人问我荆棘鸟中喜欢谁的文章,我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他妖站的。不是因为其文章的文学价值多高,而是一种偏好。她的文字很真挚且有韵律感,这种有韵律感的文字,估计受日本作家与台湾作家的影响,读的时候你会不自觉地在心头配上舒缓的小提琴或曼陀铃,然后再不自觉地想到她另外的一些文字:“最近,每周去趟开元文化市场的那家安田小男孩音响店成了习惯。每次去,总有意外收获和惊喜。今天在那里寻到了瑞士bandari乐团的精美杰作《梦花园》……suzanne ciani的 《turning》,神秘园的《dreamcatcher》、喜多郎的《宋家王朝》……”很久看不到她的文字了,曾寻过她的博客,很遗憾在新浪。记忆里她的博客本该在碧海银沙的。

    玩月楼主的蒲公研究系列喜欢的紧,其他的文字也很优秀,比如《等闲识得东风面》;赵亮的《越南行》是荆棘鸟中迄今最好的游记了。是范本;生命之轻的《远离的自然》,刘晴安的《阳光中飞舞的血蝴蝶》,河东狮吼的《泥石流》,大漠孤影瘦的《一个人的荒原》,阿笑的《有个女孩名叫婉君》,峨东老农的《母亲的名字》,淡淡的百合的《百合之子》,白衣卿相的《如何守望》,沉醉的《中国需要“战国思维”——评刘亚洲先生<大国策>》,七彩幽兰的《老街随想》,窗台上的文竹的《流在时间里的河》,心在高出的《梦里烽火古长城》,还有睡乡祭酒,楚小腰、顾倾城、无命之生、寒塘鹤影、风萧萧、河西、空悠、鬼话、西门等等等等……还有许多许多,还有就是我的那个长篇,现在读来感觉还是不错,几年后给几个友人读,居然还能让他们唏嘘潸然。权当敝帚自珍了,毕竟是荆棘鸟的第一个长篇。长河落日的文章,读起来一直略感艰涩,总有跳舞时出错腿的感觉,许是一种风格吧。紫玉儿是大家共同尊敬的长者,也是荆棘鸟的台柱子。

    荆棘鸟的小规模聚会参加过一些,2003年去了北京,这一去就是五六年,也就少有了联系。周年(2002年)聚会是在曲终人散时去的,请大家喝了些茶。那天,我利用工作之便骚扰了窗台上的文竹。当时她是散文版的版主,而我什么都不是,因此算开了下级骚扰上级的先河。据说那天有个女子是专门冲我去的,在宴席的入口处探头探脑了好久还向紫大妈打听,当确信我不在就走了,至今也不知她是谁。来年的聚会我依旧没有参加,写了《寄语荆棘鸟论坛峰会》聊作纪念;

    三周年的聚会是联合了柳泉茶座“人到中年”版一起搞的,地点在皇冠假日酒店。那是在一个非常时期搞得,后窗文学也在同一天聚会,个中的寓意五味杂陈。为了烘托气氛,聚会的前两天我还专门写了一篇《聚会的打扮》发在“人到中年”,粗俗得不得了:“周日早上我是这么安排的:八点起床,先换内裤,改穿收腹裤头(挺美牌的),为了性感,决定不戴胸罩,连裤袜也免了。八点十五分前争取把面膜抹好,抹好后不能闲着,先练五十个仰卧起坐,再对着镜子提臀一百次,后揉胸各五十次,顺时针与逆时针各半;九点取下大部分面膜,只保留眼角处的,这样虽然看上去比较滑稽,但考虑到参加如此重要的外事活动,马虎不得。反复搓脖子和下巴三十分钟,以不发生红肿擦伤为标准;九点三十分撕下残余面膜,揉成团按到镜子上;上底霜,抗皱精华,按压眼球边缘,动作要轻柔;都四十的人了,虽然不能在脸上“弹钢琴”,也不能弹棉花;十点准时出恭,按惯例与早饭一气呵成;裤子应是测开门的,这样掏钱的时候可以顺便提一下“挺美”的挂带……”

    会由我主持,开场白是:下面开会,请大家把手机打到摔干位置……那天,在签到的入口处我再次骚扰了文竹。骚扰后的最大的感受是,原来“吃哑巴亏”与哑巴没有任何关系。

    那时,大家是多么的“……”——我不知该用什么词才好,总之,大家对荆棘鸟有一种微妙的情感,忽远忽近的。大家很齐心,一致对外,一般人很难渗透。非诚勿扰!

    报社同事李大同经常说,文章不能改变社会,但能影响社会。我非常赞同。荆棘鸟可能改变不了大家的命运,但我肯定,她一定影响了你的生活,而这种影响,将波及至未来的许多年。无论你承认与否。翻开荆棘鸟的那些老的文章,然后以时间为轴慢慢展开,你会发现许多人奇异轨迹。如今,许多人已经不来荆棘鸟了,说实话我不理解,一点也不理解。潘石屹在其《我用一生去寻找》中讲了一个故事,大意是:从发迹至今,借钱的朋友许多,但有32个人总不能让我释怀,借钱以前是好朋友,借钱的时候讲了一大堆理由与承诺。几年过去了,如今这32个人不但不提还钱,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起初,过年过节还发点千篇一律的祝福短信,可如今什么都没有,连手机都换了。朋友成陌路。荆棘鸟何尝不是如此?
  
    潘石屹为这32个人做了个仪式,算是一种了断。荆棘鸟没有,何必呢?钱钟书先生在他的《写在人生边上》的序言中有段精彩的叙述:“人生据说是一部大书。 假使人生真是这样,那么,我们一大半作者只能算是书评家,具有书评家的本领,无须看得几页书,议论早已发了一大堆,书评一篇写完交卷。”

    太阳照常升起!

    2008年11月1日 荆棘鸟开坛七周年。同时将三周年时写的《记忆》附在下面,共勉吧。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