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2008-02-15 15:04:40|  分类: 冰心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岁那年我常做一个梦——白日梦,就是能与班上那个姓白的女生厮守一阵子,哪怕一天、一小时。到袅无人烟的孤岛,或到人迹罕至的荒漠,至少也要到学校东边的山里。学校东面的山如果徒步的话几十分种就能抵达,山上除了巨石就是蒿草,还有几座千疮百孔、被我称为“公元前的石屋”的青石堆垒的建筑。我常常在遭遇连续两节自习课时出逃,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奔向山顶。大模大样地凉晒在那平整的巨石上,迅速闭上眼,尽情地让白女生在心中驰骋。荒草的芒稍轻抚着裸露的手臂,不远处公元前的石屋在山风中嗡嗡作响,阳光拦在眼帘外,我的眼前是一片温红。白女生会在这样的气氛中“驰骋”好久,直到心海中出现那些很色情的情节。每当此时来临,远处采石场的炮声便如期响起,轰隆隆地叫人心烦。炮声会让我睁开眼,远处是腾空而起的乳白色的硝烟。我知道该回去了。这样的情形的确很怪,我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炮声总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响起。有时我也口叼草梗一副忧国忧民态端坐在巨石上,炮从来不响。

  

白女生也有个梦想,就是想当舞蹈演员,她的偶像是歌舞剧红色娘子军中的吴琼花(吴清华)。暑假的几天里,我常见她双肩交叉着背两个印有红五星的黄布书包,腰上扎着皮带,很飒爽地用脚尖锥立在院子中央。午后浓密的梧桐树与她一样纹丝不动。偶尔也见她单腿而立,另一条腿向后抬得很高很高,头后仰,双手一高一底平平地浮在半空,如同刚刚冲出椰林琼花。有时这一幕会出现的清冷的月华下,白色的光透过肥大法桐筛落她单薄的肢体上,使她通体斑斓。微风袭来衣衫飘飘,看上去支离破碎的,让我一下想到了风雪深山中的白毛女。她的梦想我在与她上幼儿园时就知道。那时老师常在无聊时说:小白来个劈叉。于是她身子轻轻一落,双腿便笔直地贴在青砖地面上,形成一个“⊥”。整个动作的完成如同一弘无声滑落的溪水。

  

少年时有过许多梦想,它们大都遥远而飘忽。只有她是鲜活的,白女生始终占据着我的所有憧憬。她的存在令其他的理想为之黯淡,为之渺小。“渺小而黯淡”的梦想中不乏崇高与远大,但好像从来没有过诸如成为科学家、宇航员、学者、军人等等令全班争先恐后的职业,连闪念都没有。我曾想过当一名特务——在漆黑阴湿的地窖中用打火机照亮国民党军统头目的脸,然后冷笑一声,说句一语双关的话,诸如“我们一定会胜利的”什么的。或从事与航海有关的事情——搁浅在太平洋中央的小岛上,我用树叶写上白女生的名字然后放进漂流瓶。能遇到“星期五”当然好,即使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只希望哪里的土著不要吃人。

  

始终对三十岁以后的我寄予厚望,我固执地认为,三十岁以后会改正一切缺点。实现现在所不能实现,抵达现在所不能抵达。三十岁是多么强大而无畏!终于有一天,我在一堂作文课上庄严地把寄籍变成了文字。

  

所谓梦想是只可意会的。我能意会白女生,但她一定没有意会我。时光就在意会与不意会中变成指尖沙。我们始终没有单独说过一句话。我们各自坏揣着梦想很不情愿地穿行在岁月的长廊中,梦想是多彩的气球悬浮在头上,光鲜且巨大;气球另一头在我们的手中,有时气球牵引着我们,有时我们左右着气球。终于有一天手中的线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慢慢抽离,我们却没有丝毫察觉。于是当慕然回首时,气球已在遥远的天际化成一点。新千年的冬天偶尔路过一个街区,我发现了一个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她就在路边,在料峭的寒风里。身前是辆木制的食品车,车上的玻璃橱窗里有七八个搪瓷盆,盆中是花花绿绿的各种菜肴。面对她,我看不出一点琼花或喜儿的影子。她说你姓张吧?我说没想到你不但会跳舞,还是一位优秀的食品老板。这话一点也不幽默,我们都没笑,沉吟片刻,她说:想吃点什么?说完她使劲甩了一下头。   

  

张艾嘉的《爱的代价》中有这么一句:“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不凋零的花……”;谭咏麟的《水中花》也有一句:“你看那水中的花朵,强要留住一抹红……”说实话都挺致命的。我不容分辨地以为,前者叹的是命运,后者是感容颜。于是我常阻止自己去听,甚至阻止别人去听。可当孤独的行走在某个街口,总会有熟悉歌声从某家音像店中送出:“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不凋零的花……”,于是胸口如同被子弹击中,刹那间我意念中子弹穿出后背,击落了身后盛开的花,花儿坠落的样子叫人心疼。

  

还是说一个真实的事件吧。在很久以前的春天,一个十五岁的男孩端坐在教室的一角。这是一堂作文课,老师要求写一封信,可以写给任何人。男孩思量再三,决定写给自己。二十多年后,一个男人在收拾杂物时,从厚重的尘埃中发现了这篇提为《给三十岁的我》的信。他认真地读着。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三十岁已经是大人了,我希望你能保持我现在这样地诚实;你应该无所畏惧;你应该对国家有所作为有所贡献,你应该有时刻为祖国和人民献身的勇气……拜托了!”

  

读到此,男人失声而泣。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