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重审彭宇案,还社会一个真相  

2011-11-04 11:41:53|  分类: 人间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彭宇案,无论主流媒体、网络媒体还是大众舆情是一边倒的。“彭宇好心被诬陷”几乎到了众口一词的地步。更加奇怪的是,这种笃信居然来自彭宇自己对事件的陈述。即:彭宇说自己被冤枉了,于是全社会都认为他被冤枉了。这种逻辑几乎可以用愚蠢来形容了。假如彭宇撒谎呢?

    彭宇案是当今中国“好人做不得”、“不能学雷锋”言论的始作俑者,如果该案就这样糊糊涂涂了结,对当事人、对全社会都是一种伤害。重审彭宇案,还事件一个真相,在重树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

    几个疑点亟待澄清

    在圈内,关于彭宇案有诸多说法。由于尚待事实佐证,因此不便公开。这些说法有一个共同点:彭宇说自己一点责任没有是不成立的。

    罗列已经公布的信息看。1、判决书上说“两者相撞”是事实;2、尽管彭宇说“与几个人一起将老太太送往医院”,但截至目前尚没有一名证人出面证明彭宇无责;3、在派出所第一份口供中笔录中(影像资料),彭宇承认“下车时撞了一个人”,是否是那个老太太自己不清楚。

    鉴于上述三个疑点,我们的主流媒体将彭宇案定性为“好心遭诬陷”,是一种缺乏新闻工作者一般素养的表现。说别有用心不过分。

    再看彭宇案的几个疑点。疑点一:法官认定“彭宇与徐寿兰相撞,双方均无过错”,这在性质上已经判定彭宇与老太太相撞了;疑点二:2008年两会,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公丕祥在“两会”新闻中心举行的一场以“司法公正”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说:“最后案件的结果是以和解撤诉而结案的,而且双方当事人对案件的处理结果都表示满意。”彭宇为什么赔钱还满意?如果不满意,为什么不出面说明?疑点三:二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集体沉默,这种沉默一直延续至今。无论彭宇还是老太太。这是为什么?

    坊间有一种说法,双方之所以同时沉默的原因,是因为虽然判决书认定彭宇补偿徐寿兰损失40%,共计4.5万多元,但通过“调解”,彭宇并没有掏钱。尽管彭宇没有掏钱,但徐寿兰却得到了比4.5万更多的赔偿。于是案件达到了“双方都满意”的境界。传闻归传闻,但要澄清这些传闻,我们的司法部门是不能沉默的。

    人咬人才是新闻

    彭宇案的持续发酵,与新闻单位(包括网络)不负责任、且带有严重倾向性的报道密不可分。“好人做好事”不是新闻,“好人遭诬陷”才是看点。在生存压力的作用下,新闻单位开始比“谁的报道更惊悚”。于是,可笑的事情在华夏大地诞生了:彭宇案被新闻单位判定为“好心遭诬陷”,而不是法律。

    “带有倾向性的报道”是可以举例的,比如国内一著名期刊在其长篇报道中,在形容判决书时用了这样的文字:“主审法官王浩是中文系毕业的在职法律硕士,从开庭次数以及判决书的长度来看,这名法官已经在这个案件中竭尽所能,试图让法律真实更接近事件真相。他的一审判决书长达九页,进行了事无巨细的冗长说理”。这种文字在当下中国的社会背景中所起的负面作用有多强烈不言而喻。比如“中文系毕业”、“竭尽所能”、“长达九页”、“冗长说理”。

    当然,通过这样的文字也可以看出该记者的无知。彭宇案叙述了九页他就感到“冗长”了。当年克林顿与莱温斯基上床在判决书的描述长达1400多页,不知这位著名记者会用怎样汉字形容词来描述其长?

    事情的始末很有意思。彭宇案的前两次庭审并没有引发关注,直到第三次开庭前几天,彭宇根据“西祠胡同·南京零距离版”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找到版主周桂华,讲述了自己好心没好报的故事。曾在媒体工作过的新闻科班毕业生周桂华,凭直觉认为这是一个好选题,“在很多人身上都发生过类似的事,能引起共鸣”。于是在彭宇案第三次庭审前,周桂华用短信形式给南京10多家平面媒体和几家电视台的相关记者、编导群发了简单信息,短信内容大致是:去年一个小伙子把一个老太扶起,送到医院,后被老太起诉,已经经历两次开庭,7月6日在鼓楼法院将第三次开庭。南京本地几家介入此事的媒体证实了这一说法。

    由此可见,这个事件被新闻单位发酵、扭曲的过程,比彭宇案本身还值得社会深思。

    从大众舆情方面看,老太太的儿子是警察的身份,给这个案子的舆论风向起到了及其恶劣的作用。因为这位老太太是警察的母亲,所以法律会有偏向——这种思维逻辑在中国是带有普遍性的。“反官”与“仇富”是两大舆情。李天一怎么判我们不关心,只想看李双江怎么做。

    希望彭宇不是第二个李凯强

    “郑州李凯强案”,综合媒体报道所留给社会的认知是这样的:某老人跌倒,李凯强上前扶起,结果被诬陷,最后被法院判赔7.8万元。这种近乎胡扯的舆论曾经甚嚣尘上,把中国人的愚昧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但事实是怎样的呢?事实是:李凯强骑电动车与另一骑车的老人相撞(这是李凯强承认的),最后被法院判赔7.8万元;至于“上前扶起”,不过是其中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老人既没有因此才指认李凯强撞她,法院也没有以此认定李凯强承担责任。

  应该说,李凯强在为自己辩解时显示了足够的智慧——把自己说成另一个“彭宇”,而刻意忽略了“两人相撞”这个关键事实。李凯强无疑是成功了,他成功主导了舆论,要说谁做了他的最佳拍档,则媒体莫属。也许媒体并不低能,而是下意识里就存在着某种倾向性,倾向把这个事件写成“彭宇案”,而只有写成彭宇案,才足够吸引眼球。(上述文字在《青年参考》中有陈述)

    希望彭宇不是第二个李凯强!因为判决书说的很清楚是“两人相撞”,而彭宇却对判决“很满意”。

    我的看法

    彭宇案疑点重重,对社会至今是个谜。本人一直怀疑彭宇的清白程度。

    从彭宇案至今,我对“天下老人一般黑”的言论及其鄙视。有人问我。如果我扶老人被诬陷怎么办。我说,第一,只当中大奖了;第二,他可以诬陷,但诬陷成功的概率趋于零。在当下中国,遭诬陷的案例是有的,但诬陷成功的案例我还没有发现。所以本人从来不担心做好事会被诬陷。也奉劝那些担心被诬陷的人,好好学学数学。同时,我也警告那些栽赃老人的“李凯强”们,人在做天在看,好自为之。

    再次呼吁重审彭宇案!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