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海南水椰事件 是网民的胜利还是国人的悲哀  

2011-06-24 10:13:43|  分类: 海南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椰事件”这几天比较热,处于谨慎,我一直没有做任何看法,而是仔细阅读了来龙去脉。如果人在海南的话,一定要亲自去看看,做到有的放矢,而不是成为极端环保主义者。有人说,水椰事件再次见证了网民的力量,我想问:这种力量得到的结果是什么?事件发展至今的结果是:所有的呼吁者几乎完败。谈何力量。

    一.华润何罪之有?

    表面上,华润是移植水椰的主要实施者。但作为有独立思维能力的成年人看问题总不能停留在表面。华润石梅湾项目是2003年11月经海南省政府批准的,控规是在2005年9月经万宁市政府批准的。一个经过省、市两级政府首肯的项目就已经具备了开发的权利,而这种权利是政府给的。按照官话“政府是权利是人民给的”来推理,华润的开发权利是海南人民给的,是如今在网络、在平面媒体反对华润的人给的。也就是说,华润的所谓“破坏生态”的行为是海南人民赋予的——这当然是一个逻辑游戏。但逻辑的本身并无过错,如果当你还具备逻辑能力,那么你就会为华润事件的深层原因心惊肉跳。

    二.水椰该不该移植?

    既然项目是获省政府批准的,那么要叫停几乎不可能。于是我们就面临两种选择:1.不移植水椰。2.移植水椰。先说第一种可能,如果不移植水椰结果会怎样。去年12月万宁林业局请专家实地论证,结论是“这片水椰的生长环境已不再适应其成长”。理性思考一下,当酒店与游艇俱乐部建成,水椰如何能活?那么,移植水椰便成为唯一的选项。于是,2011年1月13日万宁林业局致函海南省林业局请示迁移种植水椰事宜。省林业局经派员实地勘察,于2011年5月9日复函称“原则同意水椰迁移种植。”华润集团作为实施人投入100万元。这起码说明移植水椰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可行保护。

    三.该问责谁?

    从上述两点来看,华润仅仅是具体实施者,对水椰所作的每一步都是在执行政府的决定,如今媒体口诛笔伐对准华润,显然是表错了情。事态发展至今,省政府沉默,市政府沉默,林业部门沉默,环保部门沉默,这一切难道正常吗?我想问:媒体为什么无人问责政府?是看不清?还是自身利益作祟?媒体的良知在哪?回到水椰事件本身,在此我想问所有人:设身处地,如果你是华润该怎么处理?

    四.我的几点看法

    先讲一个故事。2005年,我曾与一家环保组织一道致力于阻止在金沙江上游建水电站,曾上书国务院、国家发改委,最终真的就阻止了。2007年我去回访,一位县长告诉我,如果当年的水电站建成,仅靠卖电,他们这个地区最少有四个县会脱贫,而如今全县90%家庭在贫困线以下,许多村民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听后内心五味杂陈,颇为伤感,从此我再也不是一个纯粹的环保主义者了。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是一对矛盾,有人说,难道经济发展必须付之环境代价吗?按照自然规律,这是肯定的,我们人类能做的,就是把对生态的破坏减少到最少。零破坏不符合自然规律。

    我特别讨厌找替罪羊的思维方式,遗憾的是这类思维在中国很是和民意。汶川地震,有人质问“是天灾还是人祸”;南方大旱,有人质问“是天灾还是人祸”;如今南方闹水灾,还是有人质问“是天灾还是人祸”,如此民族个性,给中国千余年来内乱不止做了最好的注解。那么自然的力量在哪?这些人眼中还有自然之力吗?天灾就是天灾,请问东汉时期大旱至两千万人死亡,是哪个破坏生态的工程导致的?明弘治二年五月,由于连天大雨黄河开封段决口死人无数,请问这也是水电站的责任?不承认自然的力量,就是对自然最大的轻蔑。

    扯远了。回到海南。华润又是谁的替罪羊?

    在海南杨浦有家著名的造纸厂,他们将污水净化后排放,并在排放的水中养金鱼以示他们对环境的尊重。类似这样的愚民把戏中国非常多,如果稍微懂一点能量守恒与物质转会规律,就会更加为之忧虑。面对此类欲盖弥彰为什么没有人出面制止?人的贪欲是环境最大的敌人,遏制贪欲的着力点不应该是生存,而是发展。“发展是硬道理”的提法是否适合当今中国,我是保留意见的。

    就在三天前,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首次发布2010年社会责任报告。报告显示,金沙江溪洛渡、向家坝、乌东德、白鹤滩4座巨型水电站的建设正在加快推进。规划装机规模近430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对于这条近乎爆炸性的消息国民的反应近乎冷淡,没有人指责,没有人控告,没有人要求查看环境影响报告,这种国民的集体失声,当然与华南大水不无关联。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当金沙江流域遭遇大旱的时候,这些大坝会遭到与三峡大坝同样的诟病,而这种诟病早已于事无补。以此出发反观水椰事件,这究竟是网民的胜利,还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13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