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界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博客文章qq:122028537,侵权必究!

 
 
 

日志

 
 

海口的风致——男人篇  

2011-09-23 07:52:57|  分类: 海南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人把岛上的人,分为海南人和大陆人,这种称谓我比较不喜欢,但也没有办法,如同台湾有本省人一样。今年二月的一天与海口的朋友吃饭,他问我,在海口定居了吗,我说是。他说,那你就是我们海南人了。这话听起来很温暖,不但肯定了我的身份,而且言语中在“海南人”前面加了“我们”。海口对于我已经有20年的耳鬓厮磨了,断断续续的,但印象依旧是模糊而含混的,如同这座岛屿一般,想定性却不知如何拿捏的好。本文中所说的“海口男人”是指在海口定居的华裔城市居民。文章是个系列,分为四篇:《海口的风致——男人篇》,《海口的风致——女人篇》、《海口的风致——城市篇》和《海口的风致——风物篇》。


    有人说海口的男人懒——系统分析是东方人的弱项,说这话也就不意外了。我常常给这些言论纠正:这不是懒,这是海洋文化。海洋文化决定了男人是要从事更危险的工作:出海。一次出海少则几天,多则数月,女人们自然就要把家打理好。在过去,出海是刀口舐血的行当,每次出海归来就是一次死里逃生,到家后大致就不会再做什么了,以调整身心为宜,因为下一次的出海很快就要动身了。这种文化发展至今,带给岛外人的感觉是,女人们总是在劳作,而男人们却天天优哉游哉的。

    对海口男人定性为懒,说到底是一种农耕文化对海洋文化的误解。在没有摄像器材的年代,有谁知道海洋中的男人是怎样的狼狈与生猛。出海的男人不种地,也不做家务。中国如此,国外也如此。海口如此,惠安、舟山也如此。

    阿彪是我在海口的好朋友,好到走路会勾肩搭背——很少有人如我这般与一个海口男人如此友好。有人说,海口的男人很难深交,这话不但大陆人说,在其他地区的海南人中也有风闻,他们说,与海口男人很难成为生死弟兄。你把心交给他,他依旧对你若即若离。对朋友常有戒备之心,是当今海口男人的共性,首鼠两端,办事谨慎让海口男人看上去有点像绍兴师爷。于是,我们在省市两级官员中,极少见到籍贯为海口市的男人,即便有也是农村的。建省最初几年的波诡云谲,让海口男人异常谨小慎微。

    海口男人的虚荣心总体较强,上世纪BB机盛行的时候,海口的男人无论贫富都要在腰上挂一个,再配一条金光闪闪的链子。有家境较差的人家,竟然有将孩子的学费挪用买BB的事情,这事我在报端至少见过两次。在BB机诞生前,海口男人穿衬衣从不束在裤腰内,BB出现后,这种现象发生了根本变化。把衬衣扎进裤腰,不但BB显得夺目,人也精神不少。据说,海口的男人在全岛的虚荣心是最强的,那时如果BB总不响,会让人感觉自己很没用,于是,就有人对人工台说:请CALL xxxxxxx 十遍。那一串“x”,是他自己的BB机号。这种BB的繁忙,给机主带来了极大的心理满足。

    海口男人喜欢做大生意。动辄几千万,上亿。这种“商机”除了多增加几次喝茶的机会,其他便没什么了。这种风气上世纪末达到一个巅峰。在倒车、倒烟、炒地皮的疯狂是年代,海口男人最喜欢说的话是“我有一个朋友在南航部队”或“我有一个朋友在边防总队”,这话当然是为了给大生意加保险的。但当你邀请这位军方朋友吃饭时,会发现他在南航部队不过是喂猪的。而关系的建立,是通过这位海口男人的老婆。该老婆是卖菜的,该战士经常去买她的,于是该丈夫就摇身一变成了在南航部队上层有关系了。

    男人的虚荣每个地方不一样,比如东北男人喜欢夸海口,有时出门会借一辆好一点的车装门面。这一点与海口男人有些相似。但海口男人更喜欢“细节决定成败”。比如喜欢戴一只巨大的、黄金镶有祖母绿玉石的戒指。(这种戒指有些是花25元在地摊买的)。有了这个巨大的戒指,一定要让对方看到才是,于是,跟这种海口男人吃饭,他们经常会学毕加索,将双手放在桌边上,再配以轻轻敲打。

    找背后的支撑,是海口男人难以改掉的毛病,无论教育程度与家庭背景。在海大我就见过两位这样的教授,都是很早从北方过来定居的,以前可能没有这毛病,到了海口就入乡随俗了。其中有一位曾在大庭广众之下(课堂)声称,李岚清同志曾经到过他家吃过饺子。下课我问他吃的什么陷水饺,他说是白菜猪肉,有鼻子有眼的。可他说的那个时间段李岚清在境外访问。虚荣在海口经久不衰,发展至今“我有一朋友在xxx”,成为海口男人的口头禅。“xxx”当然比较有威慑力或可信度,比如省政府。这种状况的蔓延,导致了我现在的逆反心理加剧,“我没有一个朋友,认识的最大的官员是村主任”——这话是我经常说的。

    海口男人比较好色——怎么说呢,这是一个用汉语比较难以形容情形。好色,应该解释为好美色。海口的男人在这一点上做的让人无语,因为他们搞到的女人歪瓜裂枣率颇高,给人的感觉,海口男人在搞女人方面通常显得饥不择食的。几年前,城建的符局与他的出纳搞上了,有一次喝茶居然带给我看。看完第一眼我就摸符局脑门,他问你摸我干嘛,我说看你发不发烧。喝茶的整个过程我比较腼腆,始终不敢与该出纳对眼神。分手时,我对该出纳说,你应该与周星驰有合作拍戏的机会,她居然开心地笑了:双唇潮水般缓缓退去,白色的牙、带钢丝的假牙与火红色的牙床,按照先后顺序逐一裸露出来。后来看《功夫》,我在“暴牙珍”哪里找到了对这位出纳的感觉。

    不能否认的是,海南男人把女人搞上床的手段是一流的。阿彪就告诉我,他与女友刚认识三天,就带她去文化宫看三级片了。上世纪末的海口,看三级片是一景,比如解放路文化宫,大幅的三级片广告堂堂皇皇的,不比现在的《建国大业》的海报弱。过分吗?还有更过分的,就在海医的露天球场也放过三级片,喇叭声巨大,在龙华路、甚至在海秀路都能听到女主角的呻吟。

    海口的男人搞女人时,嘴巴是最甜的——我自己的感觉,暂无对其他地市考证。那种体贴,肉麻到惊天地泣鬼神。上世纪我在国商的八楼上班。同事陈建雄给他的女友阿兰打电话是这样的,细声细语:饿不饿?饿了就下楼吃碗肠粉,不要放太多辣椒,脸上会起痘痘的。你这几天很特殊,就不要冲凉了;对了天热了,胸罩也要穿薄一点的哦……晚上我带你去做头发,龙舌坡有一家是温州来的,刚开业,做完头发干嘛?我想想……我们去海边看月亮……

    我每次听他给阿兰打电话,就赶紧出去。实在受不了。当然,这是对女友,结婚后,当女友成了老婆,态度会大有不同。午饭是在单位吃便当,同事老曾是由老婆送饭的,于是经常听到老曾对送午饭的老婆发牢骚:他妈的昨天是鱼,今天又是鱼,懂不懂搞点鸡!

    在海口我已经很久不打的士了,尤其很少与海口男人一起打的士。以前海口的男人打的士,喜欢把脚丫子抬高。坐前排的放到挡风玻璃边,坐后排的抵在前排靠背上,常常是脚翘得比头高。这个动作如果女人做会更性感些。当然,吃饭也这样,凳子要准备两个,一个坐着一个要踩着。这种习惯,归究还是海洋文化的后遗症,渔民是不穿鞋的,即便穿鞋也是不穿袜子的。海洋文化在海口还形成一种男人吃饭脱上衣的习惯,好像只有这样,看上去才像船老大。还有一个习惯应该是从港台电影学的,是舶来品,就是饭后嘴角要叼一根牙签出门,这样看上去比较潇洒,还可以模拟兔唇。

    对于信仰,海口男人很有趣,他们一般都敬神敬佛,但常常走神,比如在给佛敬香的时候,会忽然想起女性性感内衣。有些俏皮的小丈夫,还常常偷食老婆刚刚摆放在佛龛前的贡品。海口男人30岁以后就极少吃零食了,20岁以前喜欢得紧,我曾见到一位海口青年顶着台风吃番石榴的情形,让我肃然起敬。

    所有海口男人都有打彩票的习惯,他们对打彩票秘诀的追求也是首屈一指的。比如有的男人买彩票前会特意沐浴更衣,烧香拜祭;还有人会穿上红裤衩。系上红腰带,我的一个同事,每次出发买彩票,会让老婆在自己的手腕上系一条红毛线绳,还要顺便抽自己一耳光。还有更邪乎的,有位老先生为了中彩票,让老婆把自己的双手吊起来睡觉,说是睡着后让手接一接灵气。这让我想起王小波在他的一篇小说中曾提及的一个在美国的华人厨师老王,是个彩票迷,痴迷到神魂颠倒的地步,听说吃红色的东西会红运当头,于是专门吃红色,西红柿,西瓜,樱桃等,最后发展到吃月经纸的地步——要吃新鲜的,放久颜色变深的不行。老王的媳妇按照年龄,已经难以提供“新鲜的”月经纸了,所以老王的这道“小吃”是如何保证供应的一直是个谜。

    王小波笔下的老王是北京人,与海口男人的行为异曲同工,这一方面说明海口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时说明,海口男人与大陆男人是同一个祖先。

    最后,我想说的是,海口的男人,是最不能代表海南特色的物种。由于经济迅速扩张,外来的文化的渗透极其迅速,已经让海口男人变得不伦不类,纯粹的海洋文明已经七荤八素了。比如这几年涌现出来的怕老婆一族。在海南男人怕老婆极其稀有,基本集中在海口,出了海口便踪迹皆无。在大润发,我曾见到一位抱孩子的男士,被一海南口音的女士训斥,那情形,就跟师傅训徒弟,妈妈训儿子,那男子边支应着老婆,还要边哄孩子不要怕,脸上汗津津的。

    有人说海南男人不好,但海口男人除外。海口男人给我的总体感觉是,细腻,幽默,好玩。男人有这三项,其他就不重要了。过日子嘛,开心最重要。

    

 相关文章:

海口的风致——女人篇

海口的风致——风物篇

海口的风致——城市篇

  评论这张
 
阅读(246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